Chinese medicine online
chinese healthcare massage techniques
Chinese movie and TV series
learn Chinese with multimedia

甘肃省卫计委主任刘维忠“高调”推广中医没有遗憾

甘肃省卫计委主任刘维忠

新京报记者 李丹丹

【新京报】:  因推广食疗吃猪蹄可治尘肺病和真气运行法,原甘肃省卫生厅厅长(现甘肃省卫计委主任)刘维忠的名字与“猪蹄厅长”、“任督二脉”联系在了一起。

  而在甘肃医改过程中,他制定了一套全新的医改思路:用尽可能少的费用维护群众健康,走中医特色的甘肃医改之路。

  这些都使得围绕他的争议声不断。

  昨日,刘维忠来京出席国家卫计委的月度例行新闻发布会。专门在月度例行发布会上介绍某个省份的医改成绩,并不多见。有分析人士认为,这意味着国家卫计委对甘肃一些医改经验的认可。

  发布会上,刘维忠介绍了甘肃医改的情况,同时仍不忘推广“食疗”“偏方”等治病方法。他再次提及,舟曲泥石流时,用两吨黄花菜煮水,治好了灾民的抑郁症。

  会后,刘维忠接受了新京报记者的专访。这位即将在年底退休的官员坦言,这几年的“高调”对他个人影响比较大,但是推动了中医药事业的发展,他没有遗憾。

  谈“微博转发偏方”

  靠谱的方子才转发到微博

  去年10月,一篇名为《甘肃卫生厅厅长刘维忠个人日记曝光》文章在朋友圈广为流传,文章中贴出不少“偏方”,号称能用最便宜的药治疗常见病。该文遭到一些媒体批评,指其不科学。

  随后,刘维忠在微博上辟谣称,文章并非自己原创,“我都没见过这本刘维忠个人日记,躺着中枪了”。

  新京报:在采访你之前,我又特意搜了下微信,发现那篇所谓的《甘肃卫生厅厅长刘维忠个人日记曝光》的微信文章依旧存在。你怎么看这个事情?

  刘维忠:那个不是我写的,其实这个文章里的一些偏方并没有错。只是后来有一个重庆媒体报道时,用这个流传的文章来批判我,所以我说自己躺着中枪了。

  新京报:你经常在微博转发一些中医药方或是文章,转发前会审核把关吗?

  刘维忠:有些中草药单验方是很好的东西。疑难病和重病当然要去医院看医生,但是日常生活中有轻微不舒服时,找一些偏方也没什么大风险。如果能治好,也就不用去医院了。汉代的张仲景一开始就是收集民间单验方看病的。

  新京报:如果有人直接对照你的方子抓药呢?

  刘维忠:我觉得不应该拒绝单验方,但是用之前可以咨询医生。

  新京报:比如你在微博中转发过一个治疗湿疹的方子,你求证过吗?

  刘维忠:全国的很多中医都会给我发一些中草药药方,我也学了很长时间的中医,也会辨别。只有那些靠谱的中医推荐的或是我认为靠谱的方子,我才会发出来。比如这个治疗湿疹的方子,这是甘肃的老中医刘东汉生前的方子,也是舟曲泥石流发生后在当地治疗湿疹的方子。

  新京报:有人认为身为地方卫生部门的主管官员,不应该发这类文章,会增加他人盲目使用偏方的风险性。

  刘维忠:作为一个地方卫生部门的领导,我认为除了管理之外,也应为百姓做一点提高健康素养的工作。百姓的健康素养提高了,看病的人少了,我这个厅长就成功了。

  谈“推广中医”

  “中医再不喊,就会消亡掉了”

  2008年到甘肃省卫生厅任职后,刘维忠制定了一套全新的医改思路:用尽可能少的费用维护群众健康,走中医特色的甘肃医改之路。甘肃县以上的综合医院,都必须成立“中医管理科”。

  新京报:这几年,社会上围绕中医的争议一直存在,出现了“中医黑”和“中医粉”这样的名词。你对这种对立怎么看?

  刘维忠:我觉得中西医就像人的两条腿,共同发展,人走起路来就比较平稳。缺一条腿,人就得跳着走,肯定发展得不好。不能否定中医或者西医的作用,不应该存在这样的对立。

  新京报:你对中医的热情以及推广中医的底气从何而来?和你的个人经历有关系吗?

  刘维忠:这是根据甘肃的省情决定的,不是个人爱好。我身为卫生主管部门的领导,哪能用个人爱好推动工作?风险太大了。

  甘肃是个欠发达省,甘肃的人口占全国2%,经济总量只有全国的1%,很多老百姓看不起病。因此我们坚持用最简单的办法解决最基础的问题,用尽可能少的费用维护居民健康。

  新京报:有人说你的热情都在推广中医,冷落了西医。

  刘维忠:我对西医投入的力量其实更大,只是平时没有在喊西医。这就像做家长的,哪个孩子弱,就多扶持哪个孩子一点。假如把医疗比作一个大家庭,西医是强势的,中医相对弱势。中医再不喊,就会消亡掉了。

  但是我对西医是很重视的。我们省每年在医疗卫生投入70多亿,其中70亿都投入西医,中医的投入是个零头。因此我呼吁中医的要多一些,这样也就公平了。

  新京报:可有人质疑你提倡的食疗和无药治疗法会拖延治疗的最佳时间。

  刘维忠:我认为不会的。有些患者病情严重的话,不会通过食疗来解决的,一定会到医院去的。

  谈“职业生涯”

  “高调”对个人有影响但不遗憾

  2012年5月,甘肃省医务人员真气运行学骨干培训班举办。甘肃省卫生厅网站发布消息称:47名学员中有41人打通了任督二脉,学员们普遍感到精力充沛,既往疾患明显减轻或痊愈。消息发布后,调侃、质疑声不断。随后,卫生部就此事回应称,在学术层面,国家鼓励开展学术争鸣。

  新京报:前几年你推广的真气运行法引发舆论热议。

  刘维忠:这是甘肃中医药大学的李少波教授发明的,他活到了100多岁。其实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真气运行法被教育部列入全国中医药大学的选修课。真气运行法应该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当时被网络炒作坏了。

  新京报:这个推行计划后来怎样了?

  刘维忠:我们当时的想法是让医院的大夫和护士学习,晚上可以教给病人以及家属,推广到社区之中。后来这个事情有点耽误,但是甘肃中医药大学一直在做这个培训和项目。

  新京报:你的两个微博账号粉丝加起来将近600万了,这几年上微博,给你带来了什么变化吗?

  刘维忠:有影响的。百度我的名字,搜出来的都是“猪蹄厅长”和“任督二脉”这样的负面信息。人们说要高调做事,低调做人。当官应该要低调,这几年的“高调”对我个人影响比较大,但是确实推动了中医药事业的发展。

  新京报:如今再看到“猪蹄厅长”、“任督二脉”这样的词,是什么感觉?

  刘维忠:我觉得只要把中医药事业推广出去,让人记得这个事是我做的就行了。

  新京报:回顾自己的职业生涯,会有遗憾吗?

  刘维忠:我今年年底就要退休了。我觉得没有什么遗憾,推动了甘肃医改的进程,百姓看病便宜了,这里也有我的努力。

energy drink

Chinese culture books and videos
tcmkey.com rebate

anti aging agents

Chinese medicine textbooks and references
man health products on sale

hair care beauty

Chinese Kungfu Tutorials
pure moxa roll on sale